巴金:現代文學家、出版家、翻譯家

巴金原名李堯棠,現代文學家、出版家、翻譯家。同時也被譽為是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以來最有影響的作家之一,是20世紀中國傑出的文學大師、中國當代文壇的巨匠。巴金晚年提議建立中國現代文學館和文化大革命博物館。


 
中文名: 李堯棠
別名: 巴金
民族: 漢族
出生地: 四川成都
出生日期: 1904年11月25日
 逝世日期: 2005年10月17日
職業: 現代文學家、出版家、翻譯家
主要成就: 文學巨匠
代表作品: 《家》、《春》《秋》
原名: 李堯棠
字: 芾甘
 
巴金小說作品
長篇小說 激流三部曲 家 ▪ 春 ▪ 秋 
  
愛情三部曲 霧 ▪ 雨 ▪ 電 
  
其他 寒夜 
   
中篇小說 海的夢 ▪ 春天裏的秋天 ▪ 滅亡 ▪ 死去的太陽 ▪ 砂丁 ▪ 萌芽 ▪ 新生 ▪ 利娜 ▪ 憩園 ▪ 第四病室 
 
短篇小說集 英雄的故事 ▪ 明珠和玉姬 ▪ 復仇 ▪ 光明 ▪ 電椅 ▪ 抹布 ▪ 將軍 ▪ 神·鬼·人 ▪ 沈落 ▪ 發的故事 ▪ 雷 ▪ 還魂草 ▪ 小人小事 ▪ 豬與雞 ▪ 李大海

個人履歷

巴金,字芾甘,原名李堯棠。現代文學家,翻譯家,出版家,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以來最有影響的作家之一,中國現代文壇的巨匠,曾任中國作協主席、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務。
巴金1927年完成第一部中篇小說《滅亡》,1929年在《小說月報》發表後引起強烈反響。主要作品有《死去的太陽》《新生》《砂丁》《索橋的故事》《萌芽》和著名的《激流三部曲》:(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),1931年在《時報》上連載著名的長篇小說“愛情三部曲”:(《霧》《雨》《電》)。1982年獲“國際但丁文學獎”。散文集《隨想錄》(包括《隨想錄》《探索集》《真話集》《病中集》《無題集》)。其中《家》是作者的代表作,也是我國現代文學史上最卓越的作品之一。   他的作品《給家鄉孩子的信》被選為蘇教版小學六年級上冊課文、北師大版小學三年級下期課文,《索橋的故事》被選為北師大版小學六年級課文。《鳥的天堂》被選為人教版四年級上冊課文,並有散文隨筆集《龍.虎.狗》其中短文兩篇《日》《月》被選為人教版八年級下冊課文。《隨想錄》中的小狗包弟被選為新課標高一必修一中的課文。   巴金被人們稱為“世紀老人”。一位詩人王火在《敬壽巴老百歲》中寫道:時光如水,巴金是金。真心真愛,深意深情。大智大悟,舉重若輕。大作大家,淡泊寧靜。曲奏南薰,霞煥椿庭。 人歌上壽,仁者遐齡。 立言立德,益世益民。 如鶴如松,長壽常青。 百歲翩臨,華夏集慶。 海上人瑞,天際有星。

人物生平

他於1938年和1940年分別出版了長篇小說《春》和《秋》(共三部,還有《家》),完成了“激流三部曲”。

巴金先生照片資料(20張)40年至1945年寫作了“抗戰三部曲”《火》(共三部,第二部又名《馮文淑》,第三部又名《田惠世》),抗戰後期創作了中篇小說《憩園》和《第四病室》。1946年完成長篇小說《寒夜》。短篇小說以《神·鬼·人》為著名。   出於對客死他鄉的巴恩波同學的紀念,寫了一個“巴”字,作為筆名的第一個字。1958年3月,巴金在《談〈滅亡〉》一文中說:“我的筆名中的‘巴’字,就是因他而聯想起來的,從他那裏,我才知道百家姓中有個‘巴’字。” 筆名應有兩個字組成,得再加一個字,用什麽字好呢?正頗費躊躇時,詹劍峰走了進來,見他似在思考什麽,便詢問原因。李堯棠如實相告,並說要找個容易記住的字。詹劍峰是個熱心人,見桌子上攤著李堯棠正在翻譯的克魯泡特金的《倫理學》一書,指指說:“就用克魯泡特金的‘金’吧。”於是李堯棠爽快一點頭:“好,那就叫‘巴金’,讀起來順口又好記。”隨之便在“巴”字後邊寫了個“金”字。
人生事記
一九二七年 動身法國,先到馬賽,後往巴黎,並開始著手創作第一部中篇小說《滅亡》,並以驚人的速度於同年完成小說。
一九四四年〔桂林——貴陽——重慶〕《春》在桂林遇美國歸來的林語堂。靳以由福建回重慶途經桂林時在巴金處住數天。四月《火》第三部第三章以《田惠世》為題發表。 五月月初,與蕭珊從桂林出發至貴陽。8日在貴陽郊外的“花溪小憩”結婚。中旬 送蕭珊到四川旅行。開始創作中篇小說《憩園》。 下旬 住進貴陽中央醫院三等病室,作矯正鼻中隔等手術,共住院十幾天。據這段時間對醫院生活的觀察和感受,後來創作了中篇小說《第四病室》。六月上旬出院。住中國旅行社招待所,十多天後住郊外花溪對外營業招待所。離開貴陽到達重慶,住民國路文化生活出版社編輯部,與馮雪峰鄰近,經常來往。本月譯作《處女地》(屠格涅夫著)出版。

名言警句

為著追求光和熱,人寧願舍棄自己的生命。生命是可愛的,但寒冷的、寂寞的生,卻不如轟轟烈烈的死。人生如同日記,每人都想記下自己的經歷。但當他把記好的日記和他的誓言進行比較時,心情是何等謙卑啊! 青春活潑的心,決不作悲哀的留滯。 好聽的話越講越多,一旦過了頭,就不可收拾;一旦成了習慣,就上了癮,不說空話,反而日子難過。   每個人應該遵守生之法則,把個人的命運聯系在民族的命運上,將個人的生存放在群體的生存裏。 理想不拋棄苦心追求的人,只要不停止追求,你們就會沐浴在理想的光輝之中。 支配戰士行動的力量是信仰,他能夠忍受一切艱難、痛苦,而達到他所選定的目標。 隨著信念的指示做事情,事無論大小,我都會感到喜悅。我對人世還不能沒有留戀。牽系著我的心的是友情,因為我有無數散處在各地的朋友。 我常說我靠友情生活,友情是我的指路的明燈。沈默容易使人跟朋友疏遠。熱烈的訴說和自由則使人們互相接近。 要做一個在寒天送炭,在痛苦中安慰的人。 生命的意義在於付出,在於給予,而不在於接受,也不在於索取。 戰士是永遠追求光明的,他並不躺在晴空下面享受陽光,卻在黑暗裏燃燒火炬,給人們照亮道路,使他們走向黎明。 一個人的生命是短暫的,而我們的事業都是無限長久的。個人盡可以遭到許多不幸,許多痛苦,但是只要我們的勞動融合到集體的勝利裏,那幸福也就有我的一份。只要我活著一天,我事實上為黨為人民工作一天。 人為什麽需要文學?需要它來掃除我們心靈中的垃圾,需要它給我們帶來希望,帶來勇氣,帶來力量。

社會評價
巴金,這麽樣一個跨世紀的偉大作家,恐怕是誰也不敢加以否認而敬虔的吧?   但,惟其因為是偉大地,所以總是苦痛著的。但丁是這樣,杜斯杜夫斯基是這樣,而我們的巴金先生也是這樣。   可是,我所說的關於他的苦痛,並不是物質的;在作為物質生活與發展中的巴金,他起先在東南大學附中出去,因以勤工儉學的名義到了法國後,便在一個平民底拉丁區內,嚼著冷硬的面包,忍耐著苦痛,一直過了兩三年這樣下賤人的生活;就是回國後到了上海,也仍然在開明書店作過極不相幹的外國文底校對職務。在這種境地裏的巴金,當然為一般大人物們所不屑道及的。但,這樣看來在物質方面的巴金似乎也很苦痛,可是實際上他最苦痛的還是精神上,譬如在《復仇》底序裏面他說:   “在白天裏我忙碌,我奔波,我笑,我忘記了一切地大笑,因為我戴了假面具。   “在黑夜裏我卸下了我的假面具,我看見了這世界的面目。我躺下來,我哭,為了我的無助而哭,為了看見人類的受苦而哭,……”   又說:   “……我的靈魂為著世間的不平而哭泣著。” 這就是他靈魂的自白,也就是他苦痛的自白。而且由這些看來,我們可以知道這位作家在精神上是存在怎樣的苦痛。   我們為什麽需要巴金 只因是碩果僅存?   他曾說:“有你在,燈亮著”,這是巴金對冰心的贈言,現在被用來描述我們對巴金的追思。巴金之於我們,有著特殊意義:我們需要那種獨立思考、自由言論的知識分子精神。這種精神,對於任何一個年代的人們都是激勵。   作家卡片—–巴金   他,曾是一位世紀老人。被稱為中國的盧梭,中國現代文學巨匠. 是我國現代著名的小說家,散文家。他生前凝聚畢生的激情與智慧,寫下了《愛情三部曲》:《霧》《雨》《電》。《激流三部曲》: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。《萌芽》《寒夜》《隨想錄》《死去的陽光》《新生》《砂丁》……為我們留下了千萬字的作品。   一位詩人在《敬壽巴老百歲》中這樣寫到:   時光如水,巴金是金。   真心真意,深意深情。   大智大悟,舉重若輕。   大作大家,淡泊寧靜。